從上海到寧夏,辦一場信鴿“馬拉松”不容易

感彼云外鴿,群飛千翩翩。2019年上海市信鴿協會首屆“正巖杯”超遠程比賽上周末在寧夏銀川拉開帷幕,參賽的2210羽信鴿用翅膀,牽起了一段屬于滬寧兩地的特殊情誼。看著“和平使者們”在空中跳起“華爾茲”,現場工作人員的臉上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圖說:上海市信鴿協會首屆“正巖杯”超遠程比賽上周末拉開帷幕 新民晚報記者 陸瑋鑫 攝

運送 一波三折
“目前,上海是世界上僅有的舉辦超長距離信鴿比賽的城市。”上海市信鴿協會會長張惠民在談及舉辦此次比賽的初衷時表示,“要爭取讓更多人,尤其是年輕人了解信鴿文化的內涵,并參與到這個項目中來”。而此次將比賽地放在銀川,也是經過對氣候條件、地理距離和場地條件等因素綜合考慮后的結果。

地點確定后,如何將參賽的信鴿安全送達?在空運不可行,水運又過于耗費時間的情況下,通過養鴿車走2000多公里陸路,成為了唯一的選擇,這也對司機和隨行人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據悉,為了確保參賽信鴿的狀態,車隊不僅每天都會定時檢測它們的狀況,更要根據相關報告對飼料和水分的供給量進行調整,以幫助信鴿們適應不斷變化的氣候。“就像馬術賽的參賽馬匹一樣,參加超長距離比賽的信鴿都相當‘金貴’,能夠成功抵達賽地,必定離不開車隊工作人員們一路上的悉心照料。”張惠民會長的話中,充滿了感激。

圖說:嘉賓合影 新民晚報記者 陸瑋鑫 攝

然而即便所有人都十分用心,信鴿的運送之路依然充滿坎坷。就在養鴿車在極速奔馳,即將抵達銀川時,卻在經過一個檢疫站時被“趕”下了高速公路。“可能是由于防疫和安全方面的原因,雖然有些不甘,但我們也能理解。當時就想著都開這么久了,不管怎樣都要把鴿子送到目的地。”賽后談及這一插曲時,幾位工作人員都顯得相當豁達,“只要比賽能順利進行,其他都不重要了。”然而許多人并不知道,按照規程,在養鴿車抵達目的地后,工作人員們還得對信鴿進行最后一次全面的檢查,因此在路上多耗費的這兩個小時,其實是他們的睡眠時間。

放飛 嚴摳細節
比賽日前一天下午,當知曉養鴿車終于到達銀川的消息后,緊張了一整天的滬寧兩地信鴿協會代表,總算松了一口氣。幾分鐘后,他們決定去現場看一看情況。“不是對我們的工作人員不放心,這已經成為習慣了,他們也都知道。”當天晚上,代表們依約來到養鴿車停放處。盡管此時已接近午夜,且按照計劃,次日所有人都需要早起,但心系信鴿的他們,依然仔細詢問著每一個細節,沒有一句怨言。

圖說:裁判長開賽前確認相關信息 新民晚報記者 陸瑋鑫 攝

第二天清晨6時,銀川的天空被云層覆蓋,太陽始終沒有露臉,但多數人依然在睡夢中,而此時的比賽場內,昨晚還在為細節進行溝通的工作人員們都已抖擻精神,站在了自己的崗位,裁判長也在對參賽信鴿數目、飛行距離及天氣狀況等進行最后的確認。6時18分,在裁判長的三聲倒計時后,伴隨著清晨銀川的第一縷陽光,兩千多羽信鴿開始了屬于它們的“馬拉松”。

“信鴿比賽對氣候有著很高的要求,不僅僅是氣溫,光照和濕度都會對成績造成影響。”上海市信鴿協會副秘書長俞桑云向記者透露了在放飛時間選擇上的學問,“對信鴿而言,陽光有時候起到了GPS作用,因此(放飛)時間點的選擇,需要根據當地日出的時間來決定,更離不開裁判和后勤團隊的仔細觀察。”他進一步補充道,”剛剛6時17分的時候,有工作人員看到云層有飄移的跡象,我們就作了放飛的決定。”俞桑云頓了頓,隨后說道,“大家真的都付出了很多,希望這次超長距離的比賽,能取得一個讓人滿意的結果。”
標簽:馬拉松 正巖杯 超遠程
關注賽鴿資訊網微信
鴿友評論
用戶名: 密碼:     立即注冊


賽鴿資訊網聲明:
1.本網站所發布的文章及評論僅代表賽鴿資訊網網友的個人觀點,不代表賽鴿資訊網的立場。
2.凡本站注明“原創”字樣的所有稿件,未經賽鴿資訊網及作者本人同意,不得剽竊、篡名、轉載或以其他方式復制使用。若經本站或作者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使用時必須署上作者的名字,同時注明“來源:賽鴿資訊網”字樣,否則,本站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3.本網站僅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對剽竊、抄襲行為的發生不具備充分的監控能力,他人在我站的任何剽竊行為,所引起的法律糾紛,概由其自行承擔全部責任,本網站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4.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謾罵、污蔑、誹謗。
5.網友應自覺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等國家各項相關法律法規及相關規則。
6.網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中的信息內容;對于嚴重違反發布條款的網友,網站管理人員有權屏蔽其賬號。
7.網友應對所發布的信息承擔全部責任。
8.網友發表文章或評論即表明已閱讀并接受以上條款。
十一运夺金开奖规则